手机版
当前位置: 百鸣 > 生活服务 > 财经证券

巴比特

网站地址:
网站名称:
巴比特
网站热点:
独家,周刊,创投,数字货币,矿业
登陆状态:
正常
网站品质:
6
世界排名:
45373
更新日期:
2019/9/25 15:18:29
网站介绍:
巴比特始建于2011年,是国内最早的区块链blockchain资讯社区门户,为区块链创业者、投资者提供信息、交流与投融资服务。开放是我们的广度,中立是我们的态度,敏锐是我们的深度,欢迎一切区块链技术的探讨争鸣。目前有200多位区块链意见领袖、研究者入驻平台。如果您是我们的同类,欢迎加入我们!
网站百科

简介/巴比特

 这本小说值得一读,也值得研究,因为它不仅塑造了一个典型的商人形象“巴比特”,还漫画式地表现出美国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商业文化的方方面面,具有文化观照和艺术欣赏的双重价值。


众所周知,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美国是个五光十色的年代。政治上保守主义为主,思想意识上出现了“迷惘”(Lost)和“荒原”(The Waste Land)的现象,经济上是所谓“飙升的年代”(The Roaring Times),社会生活上则被称为“爵士时代”(Jazz Age),因此,商业文化和消费文化成为这一时期的主流文化。实际上也可以说,实用主义是从那个时期开始逐步成为美国文化的一个主导内容。如果说菲兹杰拉德(F.Scott Fitzgerald)的《了不起的盖茨比》(The Great Gatzby,1925)是那一时期消费文化代表作的话,《巴比特》则可以毫不夸张地称为商业文化的经典之作。它使我们看到了那个时代美国的物质崇拜,看到了商业文化怎样发展和风行起来,看到了美国文化与商业文化有着怎样的渊源。它还使我们看到了商业文化走向异化后的种种弊病,看到了发生在那个年代末期席卷美国及至西方世界的经济危机的部分起因。作为中国读者,《巴比特》还会使我们对生活在身边的许许多多准“巴比特”和超“巴比特”有了更多理性与深层的认识:曾几何时,伴随着市场经济的步伐,中国式的“巴比特”或“巴比特现象”应运而生,“下海”的潮流席卷了从政府到企业,从机关到学校的各行各业,惟钱是举、惟利是图渐渐成为许多人的人生原则甚至信念,虚假几乎渗透到了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而诚信这一千年古训变得如此模糊与遥远……看过《巴比特》你会大悟:“噫嘻,“巴比特”早就到了中国!

特色/巴比特

具体说来,《巴比特》向我们展示了那个时期商业文化风行一时的哪些层面呢?

首先是利润或利益原则成了带普遍意义的指导原则通行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作品的主人公巴比特在业务和生活交往中忠实地奉行这个原则。在业务上他有一个长期的伙伴泽尼斯公交公司,双方维持长期业务关系的根本原因是利益。巴比特先是借公交公司的名义购下了金莺谷高级住宅区的地皮(见第四章第四节),从中赚了一大笔;后来又是公交公司的头头把林顿大道公交线路要向前延伸的消息提前告诉了他,使他能在这个消息公布之前在那一块地方低价抢购地皮,不用说又能赚上一笔;再后来公交公司要在郊区兴建修车厂,跟巴比特发生的地皮纠纷(第十九章*节),又是了无声息地解决了,只是随后巴比特和公司头头的账户上各自增加了几千美金。在社交生活中也是如此。能给自己带来好处和利益就积极交往,逢迎巴结;反之就敷衍,就回避,甚至拒绝,这样的例子在作品中是很多的。比如巴比特对利特菲尔德和多普尔布劳这两位邻居完全不同的态度,比如巴比特的会友们在巴比特出名前后判若两人的态度,而较具讽刺意味的是巴比特对两次宴请的不同态度(见第十五章):为了巴结大富翁查尔斯·麦凯尔维,巴比特好几次想宴请他们夫妇,在麦凯尔维几次推辞又几次推迟日期后,他们夫妇终于来赴宴了,只是“迟到了十五分钟”。巴比特夫妇为此精心准备,“从购买香槟酒到每位客人面前该放几粒咸杏仁都没放过”,但是席间这对夫妇显得很冷淡,晚餐后没多久就找一个理由走掉了,让原本想好好聊一聊的巴比特大失所望,而巴比特太太还偷偷地哭了一场。好在麦凯尔维临走前随口说了一句“哪天请你们吃午餐”,让巴比特夫妇得到一些安慰,也着实给了他们莫大的企盼,可是一等再等,就是等不到麦凯尔维回请他们的消息。较后,当巴比特发现麦凯尔维正忙于巴结多克爵士,根本没正眼看他时,才悻悻地对妻子说:“真正想干事业的人,不会把时间浪费在麦凯尔维夫妇那样一帮人身上。”算是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台阶。有意思的是,就在他们等待麦凯尔维夫妇回请期间,巴比特一个多年不见的大学同学埃德鲁奥弗布鲁克也是一再力邀他们夫妇去吃晚饭,他们从心里瞧不起这位同学,因为他毕业后“一向事业无成”,人也“很不显眼”,但经不住他“再三苦苦相邀”,只好在一再推迟以后,夫妇俩去“应付了事”,还“迟到了十几分钟”,晚餐后就推说第二天有事要走了,临走时巴比特也敷衍地说“哪天请你们吃午餐”,可是拖了很长时间后,“他们就不再说起奥弗布鲁克夫妇了”,回请的事也就不了了之。这一前一后的两次宴请对比得极为鲜明。

  

作者简介/巴比特

辛克莱·刘易斯(SinclairLewis,1885-1951),美国小说家。生于明尼苏达洲素克山特镇一乡村医生家庭,自幼身体虚弱,缺少母爱,养成了沉默孤僻的性格。1908年自耶鲁大学毕业后,主要在美国各地从事新闻工作,丰富的阅历为他后来的小说创作积累了大量素材。1912年发表了儿童历险小说《步行与飞机》。1914年出版*部长篇小说《我们的雷恩先生》,在文学界受到好评。1915年末,他携妻驾车漫游美洲,写下了《费力的事》和《无辜的人》。1919年举家迁往圣保罗镇,同年出版长篇小说《自由的空气》。


1920年秋,他的主题新颖、风格别致的长篇小说《大街》出版,由于它讽刺了小城新兴资产阶级的狂傲保守,揭示了美国公众普遍关心的社会问题,而立即风靡全国。随后,他仍以揭露美国社会现实为题材,陆续出版了《巴比特》、《阿罗史密斯》、《埃尔默·甘特利》、《多兹沃思》等长篇小说,这些作品已成为当代美国“政治小说”的先声,在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1930年获诺贝尔文学奖。晚期较为重要的作品还有:《了解柯立芝的人》、《安?维克斯》、《不会在这里发生》以及《王孙梦》等。
辛克莱?刘易斯非常熟悉美国社会和美国各阶层人物。熟悉可以产生轻蔑,也可以产生感情,刘易斯正是怀着对理想的美国的感情,讽刺、鞭挞了资产阶级的庸俗,栩栩如生地塑造了巴比特的典型形象,描绘了美国社会的众生相。直至今天,这部小说仍有其现实意义,有助于读者了解当代的美国。他的小说很少以情节取胜,他的特点是对细节作详尽的描写,采取夸张的手法,达到漫画式的讽刺效果。美国中产阶级的言谈举止及精神面貌,通过他的生花妙笔而跃然纸上。


 

选段欣赏/巴比特

  
这是一座很棒的闹钟,作过全国性广告,限量出品,附有全部时髦的配件,包括大教堂的音乐钟声,间歇的铃响装置,以及发磷光的钟面。能被这般贵重精巧的东西唤醒,巴比特感到骄傲;正如,能买得起昂贵的绝缘橡皮车胎,在社交圈子内,就是一件荣耀的事了。

现在,他愠愠地想,再不能逃避了。他还是躺着不动。他深深憎恶房地产生意的苦差事,不喜欢他的家人,也因此,他不喜欢自己。昨晚,他在伯吉乐?杨齐家玩扑克牌,直到半夜才回来,在这样的假日后,隔天早餐前,他总显得敏感躁怒。这或许因为,他昨晚喝多了这禁酒区内大量私酿的啤酒,而啤酒又惹得他大抽起雪茄来;或许也因为,从那般舒服大胆的男人世界中,回到这般尽是太太啦,搞速记的女娃啦,处处受拘的地方来,可真令人愤慨,甚至还唠叨着,不让人抽那么多的烟。

从走廊旁的卧房,传来他太太快活的、多么讨厌的声音:“该起床了,乔其宝贝,”接着一阵硬刷子梳扒着头发的尖喳,听起来心里痒痒的。他咕噜地怨着什么;从卡其色毯子下,缓缓拖撑起胖腿,他穿着褪色的浅蓝睡衣;他坐在帆布床边缘,拿手指搔着乱发,肥胖的脚趾痴呆地探着拖鞋。他懊恼地瞧着毯子——它永远令他联想起自由无羁的豪侠的生涯。为某次露营买下这毯子,但那次露营——直没有去成。正如,他也有充满男人味的法兰绒衬衫,是那种成天痛快地诅咒、痛快地闲荡的生活的象征。

他的脚嘎轧地晃擦着地上,眼球一阵阵疼痛使他哼着声。他等待这一阵阵来袭的灼热,一面模糊地望着外头庭园。像往日一般,他感到愉快了;这是一个天顶市成功的商人所能拥有的挺棒的庭园,十全十美,这让他自己几乎也是白璧无瑕的了。他盯着波状铁皮的车房。一年中有三百六十五次,他这么想,“这马口铁陋屋真不上眼。我得建一间木造车房哕。不过,天晓得,它可是这儿惟一不新潮的东西!”他继续盯着车房,想起他那按亩出售的金莺幽谷新社区,一间社区用的车房该是什么样子?他深吸一口气,闭住,身子轻晃起来,手叉上腰。躁郁的,刚醒过带浮肿的脸,嵌上了深峻苛厉的皱纹。这瞬间,他看起来是个能干的人,一个要员,一个策划、指挥、成就某些事的男人。

他热络地想着这些事,一面踱过坚固、干净、看起来似没有使用过的走廊,进入浴室。房屋并不很大,却像所有花岗住宅……

类似“巴比特”
与“巴比特”相关的网站